当前位置: 主页 > W生活台 >如何拯救一个不想被拯救的灵魂?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12》书摘转载 妞书 >

如何拯救一个不想被拯救的灵魂?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12》书摘转载 妞书

2020-07-02 05:11:37 作者: 799

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试阅

闇夜。
 
距离曦舫学园五公里远之外的高楼上,数道人影傲立于夜空之下,远眺那被浅蓝色的通天薄雾包围的街区。
 
距离封靖岚发布了那骇人的宣战影片后,已过了五小时。
 
协会的精锐部队包围在淡蓝色的封锁线外,伺机而动。数个小队伪装成平民,无视封靖岚的警告,低调地潜入了封锁区之中。
 
应该说,是自以为低调。
 
伪装成平民的召唤师及灭魔师们,通过薄雾的那一刻,便曝光了身分。淡蓝色的光线附着在协会的战士身上,没两下就被三皇子的妖魔和不从者发现。战斗一触即发。
 
「太轻敌了……」奎萨尔低喃。
 
他关注着那雾之屏障,神色肃杀。他感受到熟悉的气息,伴随着风,自远方传递而来。
 
倏地,他目光一凛。
 
来了。
 
淡蓝色的光雾上空,浮现出密密麻麻、成千上百的黑点,接着穿透光雾。
 
那是透过通道来到人界的妖魔大军。
 
群妖在空中张扬地狂舞,一边前行,一边对着驻守在天上与地下的协会军队发动攻击。
 
清冽的凉风中,带着硝烟与血的味道。新鲜的、大量的、人类的血。
 
喉咙猛地一紧。
 
他想起封平澜的味道……
 
吃饭啰,奎萨尔。
 
封平澜总是笑着将自己的血献上。
 
他曾抗拒吸食封平澜的血,因为他不想让自己有欠于人,不想接受封平澜的施捨。但这家伙总是每隔一阵子就「刚好」弄伤自己,然后像是顺手之劳一般,「拜託」他啜饮那刚好多出来的血液。
 
他虽心知肚明,却决定忽视封平澜这小小的心机。
 
明明受惠的是他,封平澜却总是为此开心不已。
 
不知不觉,他渐渐捨不得让封平澜流血。
 
奎萨尔的手握成拳,指尖几乎要刺入掌心。
 
封平澜……
 
影子开始祟动不安,像是微风拂过的池水,泛起细微涟漪。
 
冬犽察觉到异状,转头望向站在一旁的奎萨尔。
 
奎萨尔的表情冰冷漠然,和往常一样,但强大的妖力在他身旁盘旋聚集。
 
「奎萨尔?你想做什幺?」
 
奎萨尔置若罔闻,强大妖力狂烈释放。所有的契妖都感受到剧烈的压迫感,光是站立都觉得困难。
 
「冷静点……」冬犽咬牙,努力地开口劝阻。
 
索法则是淡然地站在一旁,悠悠地看着奎萨尔。
 
奎萨尔冷望着曦舫,望着那层薄雾之壁。
 
他从来没有这幺愤怒过。
 
他的怒意无从发洩,到处都是敌人,但全都不是他的目标。他恨不得冲上战场,杀戮毁灭一切挡在面前的阻碍,但这幺做也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。


黑暗的云层间传来沉闷的响声,由远而近,彷彿整个天空都在哀鸣。
 
奎萨尔举起手,猛地挥下。
 
数百道落雷破天而降,电光在夜幕中留下一条条光痕,将天空割出无数道裂缝。
 
雷电劈空,连续不断的落雷,击中了空中的妖魔,发出烟花般的声响。数不尽的妖魔燃烧着自空中坠下,还未落地便在半空中化为灰烬。
 
妖魔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乱了阵脚,但立刻分散闪避,没两下就消失在夜空之中。
 
冬犽等契妖看着奎萨尔,诧异不已。
 
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奎萨尔如此失控。
 
无论面对多幺艰险的战争,无论面对多幺痛苦的磨难,从未失了分寸、乱了阵脚,总是那幺沉郁内敛的战鬼奎萨尔,第一次,这幺直接地展示宣洩出他的怒意。
 
这怒火,是为了什幺原因而发?为了自己的无能为力?为了敌人的卑劣狡诈?
 
这怒火,又是为了谁而发?
 
所有的雷电劈落之后,薄雾结界紊乱地闪动了一阵,但过没多久就恢复原样。
 
奎萨尔冷哼了声。
 
「发洩够了就走吧。」索法悠然开口。
 
「这不是发洩。」奎萨尔冷瞥了封锁区一眼,「这是战帖。」
 
这是对封靖岚一个人下的战帖。
 
他在向封靖岚宣告,他就在这里。
 
出来,封靖岚。
 
他就在这里。
 
他等着,等着封靖岚现身。
 
这一次,他会亲自从封靖岚手中,夺回被夺走的一切……
 
夺回他的皇子,夺回他所珍视的人。
 
市郊的一幢老旧公寓。
 
舒适而温暖的房间里,四面墙尽是书柜,塞满了书。床边的矮柜上,摆着来自世界各地、各式各样的音乐盒。
 
少年跪在床铺上,手搭着窗,望着夜空。
 
遥远的夜空彼端,一道道落下的闪电有如光雨。相隔太远,雷声传不到他所在之处,但他彷彿能听见阵阵的雷响。
 
带着愤怒的雷响。
 
房门传来两下轻叩声,接着缓缓打开。
 
「我看见你房间的灯亮了,还好吗?」莉纱走入房内,看见小兵正安坐在床上,鬆了口气。
 
「没什幺,只是刚好醒了,睡不着。」
 
莉纱走向床边,看见远方天幕上的雷电,不禁诧异,「好多闪电。我第一次看见那幺多闪电齐落。」
 
小兵笑了笑,「我也是。」
 
莉纱转头,看见放在床边的厚重原文书,随手拿起来翻了翻,「罗马史?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历史故事。」


「因为很有趣呀。」小兵笑着开口,目光盯着翻开的书页。页面上的文字,正好是罗马城被命名的那一段历史。「看了这些书之后,我明白了很多事。有很多一直想不通的事,久了之后渐渐地也想通了。」
 
莉纱看着小兵,忍不住轻笑,「讲话像个学者一样老成。」
 
小兵嘿嘿一笑,接着侧首,看向窗外。最后一道电光落下,天空恢复浓稠的黑。
 
他转回头,「哥哥呢?他还没回来吗?」
 
「他到远方去处理事情,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。你早点睡,要是看见你这幺晚还没睡,你哥会担心的。」
 
「好喔。」小兵乖乖地躺入枕中。
 
莉纱叹了口气。要不是她有那幺一点的用处被东尉看上,此时的她应该已被协会徵召上战场,成为砲灰了。
 
她知道东尉透过影校的通道,自由来去各地。透过协会的通讯网,她也知道今天晚上,东尉在全世界召唤师面前展示了一场骇人听闻的警告。
 
同时,不从者和皇族妖魔联合发动革命,直捣协会的各大要塞及政治机构。她不认为像东尉这样的人,会甘心臣服于任何人之下。没有人能驾驭得了他。
 
那幺,他为绿狮子和皇族效力,是为了什幺?
 
「小兵,你哥到底打算做什幺?」
 
「这个嘛……」小兵笑望着天花板,「他希望他的弟弟幸福。一直都是如此。」
 
莉纱看着小兵。一瞬间,她突然觉得,眼前的少年似乎和封靖岚一样,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 
「莉纱。」
 
「嗯?」
 
小兵侧着头,贼贼地望着莉纱窃笑,「妳打算陪我睡吗?这样哥哥可能会吃醋喔。」
 
莉纱莞尔,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髮,「小鬼头,想太多。」
 
「莉纱,妳有契妖吗?」
 
莉纱看向小兵,沉默了片刻,回答,「之前有。」
 
「后来呢?」
 
「他……殉职了。」莉纱委婉回应。事实上,她的契妖是被东尉杀死的。她知道这种细节不用向小兵说明。
 
「你们在一起多久啊?」
 
「他从我祖父那一代开始就是我们家的契妖,所以我从小就看过他。但是缔结契约是六年前的事。」
 
「这样挺久的呢。」小兵停顿了两秒,继续好奇发问,「那,妳会想念他吗?」
 
「……我们交情不深。」
 
她的契妖福莱亚是个丑陋又迟钝的妖魔,自她祖父一代传承下来的。
 
她和契妖都是迫于无奈被绑在一起。除了工作相关的事宜,他们没有谈过其他话题,即使出任务,两人也是全程沉默。


虽然她不像有些召唤师会恶待契妖,也给予契妖相当大的自由。但她心里对福莱亚感到羞耻,她不常使唤契妖的原因是因为,她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的契妖。
 
她从不在意福莱亚的感觉,她认为福莱亚亦是。
 
但是,某次她们出任务时,来到了一栋私人山庄。在穿过那宽敞的前庭花园时,福莱亚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 
「有什幺问题吗?」莉纱看向自己的契妖。她发现对方汙浊的眼中,似乎有着期待又兴奋的光彩。
 
长着难看骨节的灰蓝色手掌,指向了花圃。
 
「那个,妳的花……」福莱亚以粗哑的声音回答,他不擅长言语,因此说出的话总以简短单字组合,「那个,是妳。」
 
莉纱瞥向花圃里开得相当茂盛粉色的花朵,不明白对方的意思。因此她不耐烦地转过头,继续自己的脚步,福莱亚立即跟上。
 
或许是错觉,但莉纱觉得,对方的神情似乎变得有些落寞。
 
过了许久之后,她才知道,那种花叫伊莉纱白玫瑰,是她祖母喜欢的花。祖母的院子里种满了这种花,她的名字因这花而来。
 
据说,命名的那一天,福莱亚也在场。
 
莉纱将这回忆抛到脑后,看向小兵笑问,「怎幺突然问这些?该不会你也想要有自己的契妖吧?」
 
「嘿嘿,被妳发现了。」
 
莉纱拍了拍小兵的肩,「好了,你真的该睡了。」
 
小兵笑了两声,乖乖躺正。
 
「如果我有契妖的话,分离那幺久,我一定会非常想念他们。」
 
「那幺,你必须先期望你的契妖符合你的理想。」莉纱想起福莱亚,那个她一直想摆脱的妖魔。
 
小兵扬起笑容,「噢,我相信一定会的。」
 
老旧公寓的一个房间,灯光暗去。房间上方,位于公寓顶端的加盖铁皮屋,紧闭的铁门边缝,隐约透出丝丝的微光。
 
岳望舒坐在封平澜身旁,他伸手抚了抚颈子。
 
黑色的符纹完整无缺,但只有他知道,符纹只剩下那层薄薄的表面支撑着它的存在,实质上已没有任何功效了。
 
岳望舒刻意保留了部分咒语,没有完全解除,以免被东尉察觉到异常。
 
他随时可以走,但因为封平澜的缘故,他留下了。
 
岳望舒伸手,覆上封平澜的额头。他的掌心散出一阵微弱的暖风,钻入了封平澜的耳内。
 
咒语沁入封平澜的意识,中断了原本蜃炀施展在他灵魂上的咒语,接着开始逆向解除残咒。
 
「快点醒来呀,小子。醒来看看外头的天空。」岳望舒在封平澜耳边低语,「看看你的契妖为你发了多大的火。」

 返溯的记忆中止。封平澜的意识,回到了原本布满炫光的空间之中。
 
「你……还好吗?」意识中的岳望舒,看着一脸惊愕的封平澜,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,「那段记忆是怎幺回事?」
 
「我……不知道。」封平澜瞪大了眼,还未从震惊中回神,「你觉得呢?那是怎幺回事?」
 
以他的聪明,不用想都猜得出答案。但是他不愿去想。
 
岳望舒看着封平澜惶惑茫然的表情,迟疑了许久,才缓缓开口,「看起来应该、好像、似乎、有可能是……你和那个妖魔交换了灵魂……」
 
「你也用太多推测语了吧。」封平澜苦笑。
 
所以,他有可能是雪勘皇子?他们灵魂交换了?
 
原来,这就是靖岚哥对他这幺差的原因?
 
「你弄坏了我最重要的东西……」
 
他记得封靖岚曾说过这话。
 
他一直想不透自己弄坏了什幺,一直猜不透自己到底做错了什幺。
 
现在他知道了。
 
他的存在,本身就是一个错误。
 
他根本不是真正的封平澜。只是占据了封平澜身体的小偷。
 
「原来如此……难怪靖岚哥一直对我那幺恶劣,因为我根本不是他的弟弟嘛。」封平澜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轻鬆语气说着,彷彿发现自己穿到不成双的袜子一般,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 
「呃……你看到的未必是事实,说不定那是蜃炀刻意做假的记忆,你也知道那家伙的劣根性。」
 
「可是,你刚刚自己说这是我的记忆,我在自己的意识之中,所以可以避开蜃炀下的记忆屏蔽咒语,看见被尘封的记忆。」封平澜得意地勾了勾嘴角,「不要忘了,我是特晋生榜首。没那幺容易糊弄喔!哈哈哈哈哈。」
 
「喔,对喔。」岳望舒在心里暗骂自己蠢。
 
封平澜笑了笑,接着仰头,重重地鬆了口气。
 
「原来,奎萨尔他们找了那幺久的人,一直就在他们身边呀……」封平澜想起奎萨尔,忍不住浅笑。
 
下一秒,他的身边浮现出几个幻影,是他的六个契妖。
 
封平澜走向奎萨尔,露出了恶作剧一般的表情,「要是他们知道我就是雪勘皇子,不晓得会是什幺反应。」
 
眼前的契妖们,同时露出了夸张的惊讶表情,嘴巴大开,眼睛也睁大到凸出眼窝,有如卡通人物。
 
封平澜摇了摇头,「才没那幺丑咧。」
 
接着,面前的契妖恢复表情,变成平常的模样。
 
封平澜在契妖身边慢慢地踱步,绕过每一个幻影。

「所以,我是雪勘皇子,是契妖们效忠的对象。」他一边走,一边自言自语,「所以,过去他们对雪勘皇子的忠心,对雪勘皇子的重视和关爱,全部都会转向我,向我倾注啰?」
 
「理论上是这样没错。」岳望舒看封平澜似乎情绪稳定,便附和他所说的话。
 
「这真是个皆大欢喜的发展!没想到我能如愿以偿了呢!来吧!都来对平澜注入满满的爱意吧!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封平澜开心地笑着。
 
但当他看见奎萨尔的幻象时,心里却一阵抽痛,像是有人用力掐住他的心脏一样。
 
奇怪,怎幺会这样?
 
知道真相,他应该要开心,应该要如释重负才对。这个真相,显然是与他期望的事不谋而合。
 
他能和契妖在一起,永远不用面对分离,而且契妖们也会真心待他。
 
面前的契妖再次动作,六道身影躬身,单膝跪在封平澜面前,彷若朝见君王的臣子。
 
「殿下……」奎萨尔望着封平澜,以深情的嗓音低唤,「我终于找到您了。」
 
「不,不要跪着,起来啦!」封平澜连忙退后一步,慌乱不已。「我们是伙伴吧!」
 
──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?
 
他真的希望妖魔们用对待雪勘的方式对他?
 
这样的话,过去他这个封平澜,和契妖们建立的感情和互动方式,将会因为「雪勘皇子」这个身分所抹煞。
 
他不想成为奎萨尔他们的主上。他们是平行的伙伴,是朋友。
 
契妖的幻象没有照做,全数以诚恳的目光看着他。
 
「下令吧,殿下。」冬犽开口,脸上没有平时那种温柔的表情,只有平静的忠诚。
 
「下令吧。我会服从您所有的指令。」百嘹说着,全然地认真,没有半丝平时的邪佞和轻浮。
 
「下什幺指令啦!干嘛搞得像BDSM,要我拿小皮鞭抽你们屁股吗?哈哈哈……」封平澜硬是漾起笑容,发出尴尬的笑声。
 
「下令吧,殿下。」奎萨尔开口,「我们愿意为您争战,为您赴死。」
 
这话让封平澜不爽了。
 
「谁要你们死了!莫名其妙!」封平澜赌气地开口,「一直叫我下令,好,那我命令你们,不要叫我雪勘,叫我封平澜。」
 
契妖们沉默。
 
「恕难从命……」奎萨尔深情地看着封平澜,「因为你不是他。『封平澜』,并不存在。」
 
下一刻,六道身影消失。
 
封平澜皱着眉,他的心脏因慌乱而狂烈跳动,胸口剧烈起伏。
 
过没多久,空间里再度出现一道扭曲模糊的人影。新的幻影在空中缓缓构筑、定形。最后,封靖岚的身影现身。

「你弄坏了我最重要的东西……」封靖岚阴沉着脸,以不带温度的语调说着,「你并不是我弟弟。」
 
「那还真是对不起喔……」封平澜无奈地嘀咕。
 
看着封靖岚,他的心情更加複杂。
 
虽然知道了真相,但是莫名地,他就是无法恨封靖岚。他的灵魂深处,对这个人有着莫名的嚮往和依恋。
 
如果他真的是雪勘,那幺,如果他不想向靖岚哥复仇的话,是不是会让奎萨尔失望?
 
不,或许,他根本没有机会让奎萨尔失望。因为……
 
封平澜深吸了一口气,轻声开口,「如果我是雪勘,那雪勘原本的记忆和人格会恢复吗?」
 
「如果灵魂回归到本体的话,是有可能的。」岳望舒没多想,直接回应。
 
瞬间,封平澜的脸上,浮现了明显的惊恐。
 
「那幺……」封平澜压抑着恐惧,低声询问,「『我』,还会存在吗?」
 
比起和契妖分离,比起和靖岚对立,他最害怕的是,这个「封平澜」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。
 
一直以来,他都是以封平澜的身分活着,一路成长为现在的他。
 
如果他回到雪勘的体内,那幺,这十二年来的「封平澜」会去哪里?
 
消失无蹤吗?还是变成雪勘皇子心中一段可笑的记忆?
 
他,封平澜,是不是会变成令雪勘皇子想到就觉得羞耻的黑历史?就像他看到国中时的自己一样?
 
「雪勘殿下……」
 
方才奎萨尔那恭敬的叫唤声,在脑中盘旋。
 
不要!
 
如果他是雪勘的话,过去数个月来,他和契妖一点一滴建立的情谊,那份纯粹的信任和伙伴之情,全部会被对雪勘的忠诚之心给影响、取代──
 
他讨厌这样!那是他最纯粹而真实的情感,他不想要改变!
 
那是他与契妖创造出来的东西,是他这乏味的生命里唯一一件专属于他的东西。他不想要让别人染指!
 
他的人格与记忆,若是和雪勘重叠,将不再有独立存在的意义。最终将会被渐渐遗忘、渐渐取代。
 
到最后,没有人会记得他曾是个独立的人,独立的生命。在众人眼中,他只不过雪勘皇子失忆时的「异常行径」罢了。
 
他可以忍受分离,可以忍受被遗忘,但他无法忍受被取代……
 
「平澜……」岳望舒担忧地轻唤。
 
封平澜的笑容崩解,他的恐惧毫不掩饰地呈现。
 
他不想要自己是雪勘。
 
他是封平澜。
 
他不要消失。

本文摘自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

如何拯救一个不想被拯救的灵魂?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12》书摘转载  妞书

如何拯救一个不想被拯救的灵魂?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12》书摘转载  妞书

 
  不要放弃呼唤、
  镌刻在我们灵魂深处的羁绊──


  为了夺回少年,众妖决然投身混乱诡谲的黑暗,
  狂暴失控的影之死神席捲,是奎萨尔对东尉所下的战帖!
  然而,事态却朝着令人绝望的方向发展……

  「你弄坏了我最重要的东西。」
  ──原来,我只是窃居封平澜身体的小偷。

  「我会尽我所能地修复这个错误。」
  ──我的存在,是个错误……

  「等了十二年,殿下,期待换魂结束的那一刻吗?」
  ──不重要了,因为「我」将不复存在。

  如果找回皇子的代价是封平澜的消失,众妖该如何抉择?
  他们又该如何拯救一个不想被拯救的灵魂?


作者:蓝旗左衽
出版社:三日月


限定活动讯息

血库就靠少年少女carry!台北捐血中心携手轻小说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推出帅气吸血鬼大使!

 

 

宅势力入侵!台北捐血中心推出动漫角色代言人

  台湾的国民捐血率勇冠全球,但近几年来受到少子化的影响,学生捐血人的比例明显下降。为了鼓励并推广年轻族群捐血,「台北捐血中心」和国内知名轻小说作者「蓝旗左衽」所着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合作,首度推出动漫代言大使!

  书中两位主角化身为代言大使,分别是帅气迷人的吸血鬼与亲切阳光的少年护理师,口号「献出你的鲜血❤」,号召年轻人一起捐血做公益。

如何拯救一个不想被拯救的灵魂?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12》书摘转载  妞书 

▲本次动漫代言人

 

 

西门町峨嵋号变身第一辆动漫主题捐血车

  本次活动,台北捐血中心更推出全台湾第一辆「动漫主题捐血车」创举!8月中旬开始,知名的西门町定点捐血车「峨嵋号」换上动漫新装,两位动漫代言大使将现身台北街头。8/16当日至峨嵋号捐血成功者,可获得限量抱枕或国内知名冰品连锁店ICE MONSTER价值250元的冰品兑换券,数量有限送完为止。

  8月20日起前往「台北捐血中心」所属的固定捐血点(位于台北市、新北市、基隆市)、(宜兰站及花莲站8月27日起)成功捐血,便有机会获得动漫周边饰品、人形立牌、活动主视觉周边等好礼,数量有限送完为止。力邀正在放暑假的学生们一同参与社会公益,共同维持血库存量。

峨嵋号捐血车

地址:台北市万华区峨嵋街立体停车场旁(昆明街口)

电话:(02)2375-1189

营业时段:13:00 - 21:00

台北捐血中心网址:www.tp.blood.org.tw/Internet/taipei/index.aspx

主办单位:台北捐血中心、三日月书版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csgo竞猜平台|提供生活经验|友谊分享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申博直属现金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88直属现金